老子的社会治理思想对当今的启示
 日期:2019-06-11 09:47:15   阅读:

陆勤毅

    内容摘要:老子《道德经》的重要内容之一是有关社会治理的思想。当今的社会治理不仅要遵循依法治国的原则,以现代法治精神规范和约束公民的社会行为,还要注意从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中汲取营养、得到启发。老子的社会治理思想对于当今我国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对于国家治理、社会治理都多有裨益。老子的社会治理思想也是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智慧和力量的重要源泉。
    关 键 词:老子  社会治理  启示

    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基础。社会治理不仅要遵循依法治国的原则,以现代法治精神规范和约束公民的社会行为。还要注意从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中去汲取营养、得到启发,以利于当代社会治理更加完善,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以老子为代表的道家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中国乃至世界思想界已经产生和正在产生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在《道德经》中体现的老子有关社会治理的思想,今天仍然会给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
    一、 特殊的时代和地域成就了老子和《道德经》
    《道德经》的作者老子生活在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特殊的时期:春秋战国时期;生活在中国地理上的一个特殊的地域:淮河流域。
    之所以说老子生活在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特殊的时期,原因在于,春秋战国之前经历了三皇五帝、夏、商、西周约2500年的文明社会的形成及其后的稳定发展期,到了春秋战国(东周)时,经济发展达到了一个高峰,人们的衣食住行等物质生活需求基本可以满足,农业和手工业的发展水平为农耕社会生产力的进步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而在政治上,传统社会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周平王东迁洛邑之后,周王朝的权威屡屡受到诸侯的挑战,各国诸侯之间的冲突不断发生,但周天子已无力控制局面,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保为上。此时,文化传统也面临巨大变化,周礼受到严重破坏,所谓“礼崩乐坏”的局面已无可挽回。“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这一时期文化的最大特点,各种思想流派竞相展示观点,互相交流,互相冲突,带来中华文化发展的一个新的高峰时代。
    之所以说老子生活在中国地理上的一个特殊地域,是因为淮河流域从距今一万年到距今五千年的绵延5000年的中华文明起源阶段发挥了孕育和推动中华文明诞生的至关重要的作用。淮河流域不仅在气候上地理上是中国这块土地的南北过渡地带,在文化上淮河文化处于以黄河流域、辽河流域为代表的北方文化和以长江流域为代表的南方文化的中间地带。从距今约一万年的新石器时代早期开始,居住在淮河流域的人们就在原始农业、家畜饲养业、原始手工业、原始建筑业,音乐、舞蹈、绘画、刻画符号、人体装饰、精神崇拜等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领域创造出许多划时代的成果,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淮河文化”。淮河文化的这些成果在原始时代,对中华文明的起源和诞生起到了推动和促进作用。在中华文明产生以后到春秋战国时期的约2500年的不断发展、充实、提高的期间,淮河文化不仅以自身的成果和特点影响着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而且在南北文化的交流中起着传输、交融、深化、升华的作用。这样的作用对于中华文明的形成、发展和延续同样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老子生活在这样特殊的时代和特殊的地域,他长期居住和活动在淮河的重要支流涡河一带,这里是淮河文化的核心区域。老子以自己独特的眼光审视人类社会、自然现象,以自己独特的智慧和探索精神分析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并试图从这些“现象”和“关系”中找出规律性的东西来概括过去、解释现在、指导未来。正是在此基础上形成了集中体现老子思想的不朽著作《道德经》,形成了以老子思想为代表的道家文化。在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的局面中道家文化、儒家文化、法家文化、兵家文化、阴阳家文化等交相辉映,在竞争中互相交流,在交流中互相学习,在学习中得以提升,这些文化中的优秀因素推动着中华文明向前发展,春秋战国成为中华文明和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经典时期之一。老子的思想主要集中在他的代表作《道德经》中。《道德经》的内容十分丰富,其中关于社会治理的思想对于当今的全球治理、国家治理、社会治理仍然多有裨益。
    二、老子的社会治理思想
    《道德经》共81章约5000言,其中有将近30章涉及到国家治理、社会治理方面的内容。当然,《道德经》中并没有“社会”、“社会治理”的概念,《道德经》中的“国”的概念和今天也不尽相同。《道德经》中的“国”,有的场合指的是周王朝,有的场合指的是诸侯国,有的场合指的是某个区域甚至是某个村落,但总体上可以理解为“社会”。我们现在提出的“全球治理”、“国家治理”、“乡村治理”、“城市治理”、“社会治理”等都可以归于“人类社会治理”这个大范畴之中。下面,我从《道德经》中选择一些关于国家治理、社会治理的例子来分析老子的社会治理思想。
    “为无为,则无不治”的思想。《道德经》第三章阐述的这个观点,既与老子生活的时代背景有关,又与老子的生活经历和思想态度有关。老子生活的时代状况在前一节已做了介绍,不再赘述。老子本人做过史官,后因崇尚自由自在的生活而辞官回乡。老子熟悉历史,他或许认为夏商西周“三代”相对平稳安定的生活状况是最适合人们需求和最有益于人类发展的,因此对春秋战国时期的战乱频仍、社会无序感到十分担忧和揪心。他认为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规劝诸侯们安分守己,不要有所作为,不要因私欲膨胀而你争我夺、尔虞我诈,更不可无视周天子的权威而僭越礼制,打破原有的社会秩序。如果大家都能做到“无为”,一切顺应自然,天下“则无不治”。
    “正善治”的思想。《道德经》第八章阐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居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老子长期生活在淮河的重要支流涡河流域,那里是水利水患兼备之所在。老子观察水与气象、水与人文的关系,对水之善有着深刻的认识。他从水的种种美德谈起,以水喻“道”之于社会之利,并以此启发为政者。就社会而言民心是大势,尤如水,看起来柔弱可欺。但当水汇集成势则不可挡,真可谓逢山开道,遇土开壑,顺势而下,终成大海。当政者如欲为善政,必须像了解水情一样了解民心,只可顺势而为,不可逆势而动。老子说“夫唯不争,故无尤”就是这个意思。不争者不是无所作为,而是不作逆势之争,不去做违反自然规律和社会发展规律的无谓之争。
    “爱民治国”的思想。这是《道德经》第十章阐述的内容之一。老子追求“无为”的境界,如何才能达到“无为”?老子认为必须从自身做起,修身养性,做到形神合一,尚柔、静心、守雌、弃智,方能达到“无为”的境界。推而求之,老子论及如何治国理政,提出“爱民治国,能无知乎”。治国理政的根本在于爱护民众。国以民为本是中国历代统治者推崇的理念。但是,是否真的做得到则各有区别。就说春秋战国时期,战乱纷起,百姓遭殃,何来爱民之谈?面对如此现实,老子强调“爱民治国”的理念,有着很强的现实针对性。怎样才能做到“爱民治国”,老子进而论述,要用聪明才智实现自然而为。我的理解是老子要统治者清醒地认识社会发展规律,清醒地认识面临的社会现实,顺应自然,面对现实,因势利导,才能推动国家和社会治理,推动社会进步。
    “太上,不知有之”的思想。《道德经》第十七章阐述了四个层次的治理。在老子眼里,“太上”是最高层次的统治者,他们的做法是一切顺应自然,顺应社会发展规律。这样做的结果是君主不必过于操心,老百姓自然安居乐业,并且不觉得君主的存在,这就是“善治”。第二层次的统治者能够和老百姓和睦相处,即所谓“亲”,老百姓对这样的君主会赞扬有加,故“誉之”。第三层次的统治者,老子认为是那种视权力为统治人民的有力武器,以让人民害怕为乐者,这样的统治者只会让人“畏之”。但人民和统治者之间的矛盾不会因为“畏”而消弭。当矛盾积累到了不得不爆发的时候,出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局面就难以收拾了。第四层次的统治者,老子认为是那种言行举止不能让人信任的。这些人虽然身居高位甚至位居人极,人们也不会把他当回事,只会被人们轻侮,永远得不到人民的真心拥护。这样的统治者治理下的社会,必然是人心离散,上下分道扬镳,如遇天灾人祸,则会国将不国,天下大乱。对于上述四个层次的统治者,老子显然是推崇第一种“太上,不知有之”的。
    “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的思想。这是《道德经》第十九章阐述的治理思想。老子认为,统治者不用自以为是的所谓“聪明”去统治、驾驭人民,人民才会得到百倍的好处。我的理解是,老子实际是说真正高明的是人民是百姓,集中民智吸收民智方为正道。圣智、仁义、巧利这三样东西,不足以治理天下,不能使得社会安定。一定要让人们的认识有所归属。这种归属就是不追求外表光鲜而讲究内心质朴,减少私欲,抛弃那些不合时宜的宣扬圣智礼法的学问,社会才能达到无忧无虑的境界。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的思想。《道德经》第二十二章以辩证思维的方法阐释这样的治理思想。老子目睹当时的社会乱象,大小诸侯皆无视周天子的存在,无视通行上千年的制度,为土地为人口为地位为名分你争我夺。在这争权夺利的过程中,诸侯们或壮大起来,或削弱下去,或被消灭被瓜分,唯独没有真正的胜利者。表面上看是诸侯之争,实际上遭殃的是老百姓。针对这种局面,老子提出“不争”之说,并用“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的看似浅显而含义深刻的道理说明“不争”者才是高明的,才能赢得人心,实现社会安定,做到“天下莫能与之争”。
    “轻则失根,躁则失君”的思想。《道德经》第二十六章从“轻”、与“重”,“静”与“躁”两对矛盾关系说起,  在“轻”与“重”的对立关系中,“重”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在“静”与“躁”的对立关系中,“静”是矛盾的主要方面。以此说明一个道理,在国家治理、社会治理问题上,切忌轻率、躁动,不经过慎重思考、细致论证的决策必定会对国家利益和百姓利益带来损害,甚至会危及国家的根本,造成“政熄国亡,民不聊生”的严重后果。
    “不以兵强于天下”的思想。《道德经》第三十章主要的观点是“以道佐人主,不以兵强于天下”,讲的是“道”与“兵”在国家、社会治理中的作用。老子生活的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之间的战争经常发生,这个时期也是兵家思想大行其道的绝好机会。老子以辩证思维方式看待战争对人类社会的影响,他认为战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社会矛盾,但是“道”才是解决社会矛盾,实现社会安定的根本之策。因而,规劝统治者“不以兵强于天下”。
    “柔弱胜刚强”的思想。老子在《道德经》第三十六章中列举了一系列物质变化发展现象,如“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去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等,老子思考分析这些现象,认识到事物发展变化的客观规律,得出“柔弱胜刚强”的结论。在国家治理、社会治理中,统治者和老百姓所处的强弱地位是一目了然的;在国际关系中,国与国之间同样有强弱之分。但是,这样的“强”“弱”位置不是一成不变的,当客观条件有利于“柔弱”一方的时候,柔弱战胜刚强就会变成事实。自然界中常见的洪水冲垮岩石,人类社会发展中百姓推翻统治者,国与国之间较量中弱国战胜强国的例子屡见不鲜就证明了这个道理。
    “天下有道”的思想。老子在《道德经》第四十六章阐述了如欲天下太平,实现人类社会治理的最高境界必须贯彻“道”的理念。天下之所以秩序废弛、战乱不已,原因就在“欲莫大于可欲,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的道理没有人去理会,有权势者权欲熏心,有财富者贪得无厌,有罪过者不知悔改。这样的人只会视天下公器为己有,无视百姓疾苦,掠夺百姓利益;这样的社会只能是无序的混乱的,根本无“社会治理”可谈。因而,老子提出“故知足之足,恒足也”,人们的内心都清净了,人们的心理都平衡了,“天下有道”的理想就实现了。
    “以百姓之心为心”的思想。《道德经》第四十九章阐述的是老子心目中理想社会和完美君主的境界。虽然这样的社会状态和这样的统治者在老子之前的时代和老子生活的时期都未曾出现,但是老子对于理想社会的追求,对完善的社会治理的愿望,对“以百姓之心为心”的崇高境界的要求是非常值得称道的。用现在的话语表达,“以百姓之心为心”就是要想百姓之所想,急百姓之所急,用心体会百姓的疾苦和需求,所思所想所为都要围绕着百姓的切身利益展开,管理者能做到这样,社会就能安定和谐,人民就能安居乐业。
    “以正治国”的思想。《道德经》第五十七章谈到如何治理国家,就是要用合乎常理的、顺应民心的、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办法,这样的办法就是“正”。在这里,老子以他的清静无为的一贯主张看待国家治理,认为一切顺乎自然就是最好的治理。老子觉得在他生活的春秋战国时期,在社会如此动乱的背景下,人民终日不得安宁,时时处处面临危险,君主应该体谅人民的疾苦,做到“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老子这种善待百姓,不给人民增加负担的主张是有积极意义的。当然,他的主张在当时是很难实现的,事实上也没有一个诸侯国接受或实施老子的这个主张。
    “治大国,若烹小鲜”的思想。老子在《道德经》第六十章中形象地比喻治理国家就像烹制小鲜鱼一样,必须耐心细致,全面周到,既要烹制出鲜美的味道,又要保持小鱼的完整形象。老子用小事例讲清了国家治理的大道理。国家无论大小,治国理政的道理是相通的,就是要认认真真地从每一件小事做起,做好每一件小事做大事才有坚实的基础,积土为山、聚沙成塔、集腋成裘说的就是这样的道理。
    三、 对当今的启示
     当今世界在处于百年之未有的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当今中国正面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奋斗进程中。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参与全球治理的程度越来越全面而深入,承担的责任越来越重要,面临的挑战越来越严峻。与此同时,我们国内经历四十年改革开放,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实现了全面进步,但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面临着许多新机遇、新挑战、新问题 ,新矛盾。我们一方面有义务为全球治理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一方面有责任做好自己国家的事。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从中华文明的优秀传统文化成果中去吸取营养,借鉴历史经验为当今社会服务。老子的社会治理思想对我们就有许多启示。
第一,注意吸收老子社会治理思想中的积极因素。老子思想的核心是“清静无为”,老子的社会治理思想同样贯穿着“无为”、“无为而无不为”的理念。因而,老子的社会治理思想中既有积极的进步的成分,也有消极因素。我们要以历史唯物主义的眼光去客观看待老子的社会治理思想,根据现实社会的需要吸收老子社会治理思想中的有益成分,为当今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服务。同时,对老子社会治理思想中的消极因素要加以剖析和剔除,例如老子认为“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恒使民无知无欲”(《道德经》第三章),说的是圣人治理下的国家只要让百姓安分守己地活下去就可以了,不能让百姓有知识有理想。这显然是一种愚民思想,是不可取的。
第二,社会治理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为人民服务。老子思想把“人”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他的“爱民治国”理念说的就是国家治理一定要把百姓放在前面,“治国”的前提是“爱民”。社会是由人民组成的,当今社会治理当然要围绕“人”来做工作,社会治理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为人民服务。这就要求我们一定要搞清楚人民的基本状况和基本诉求,搞清楚并妥善处理人与人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总之,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社会治理,应该建立在以“人”为中心,对人的全面、深入、细致的研究和理解的基础之上,这样我们在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的过程中才能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才能做到精准施策,事半功倍。
第三,社会治理应该以建设和谐社会为目标。老子追求的社会治理的目标是“小国寡民”,“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道德经》第八十章),如此“无为而治”就算是成功了。老子的这个目标在他生活的时代不可能实现。距离老子时代2500年后的今天同样不可能实现。当今社会结构、人文环境、经济状况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最求的社会治理的目标是建设和谐社会。以建设和谐社会为目标的社会治理要注意把握三点。其一,社会治理法治化是实现和谐社会目标的原则和前提,也是全面实现依法治国方略的基础性工程。其二,创新社会治理方式是实现和谐社会目标的重要途径,要提升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的水平,把源头治理、动态管理、应急处置结合起来,变事后处理为事前预防,变治标管理为治本管理,其三,社会细胞的和谐是实现和谐社会目标的重要基础,要把社会治理深入到社会细胞层面,实现了个人的身心和谐,家庭的和睦融洽,邻里的文明相处,社区的安宁稳定,就更接近实现和谐社会的目标了,
第四,中国应该成为全球治理的重要角色。我们现在所处的国际环境越来越复杂多变,美国特朗普政府我行我素、背信弃义、出尔反尔,无视国际规则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权威,继续搅乱中东地区局势,对中国等国家发动贸易战,对许多国家实现单边制裁,成为当前世界最不稳定的因素。全球治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艰难复杂局面。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承担着越来越多的国际义务,中国有能力为世界的繁荣稳定做出自己的贡献,扮演全球治理的重要角色。因为,在人类社会治理问题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力量和智慧的重要源泉。中华民族经历5000多年的绵延进步,中华文明经历5000多年发展壮大,至今继续保持着强大的生命力,这在世界上是独树一帜的。管子、老子、孔子、孟子等中国历代思想家为国家治理、社会治理贡献了无数的精神财富和思想成就,中国历代积累了丰富的国家治理、社会治理的实践经验,这些精神财富、思想成就、实践经验是人类社会治理的宝贵资源,都可为当今全球治理提供借鉴和参考。中国自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取得的巨大经济发展成就和社会全面进步,更为全球治理、国家治理、社会治理提供了成功范例。
 
                            2018年10月18日

 
Copyright (c)2006 AnHui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All Right Reserved.
您是本站的第428292位访客 联系电话:0551-3438366(院办公室)0551-3438321(院信息中心)邮箱:ahsky3438321@126.com
版权所有:安徽社会科学院 皖ICP备05001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