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五”安徽城市科学发展评价
 日期:2017-01-11 16:22:37   阅读:
                         
课题组
 
城市是地区对外开放的主战场,是带动地区经济增长的发动机。当前,安徽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城市的发展不仅要快,更要好,应该符合科学发展观的要求。鉴于此,本课题对“十二五”安徽各城市的发展进行了科学评价,目的是发现各城市发展过程的长处和不足,以利于各城市作出科学发展决策。
一、评价指标体系的构成
目前,以科学发展为导向的综合评价体系研究在国内不多。本课题组从2009年就开始“安徽省城市科学发展评价”研究,连续进行了7年,每年的研究报告得到了社会的关注,取得了一定的社会效果。以前的研究时间跨度为一年,本次研究的时间跨度为五年,即研究 “十二五”期间安徽各城市科学发展情况。
(一)指标设置的思路与原则
发展必须基于科学发展,要对科学发展观内涵的准确把握。科学发展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因此建立科学发展评价体系,要围绕“好字优先、又好又快”的发展主题,紧密结合安徽实际,按照转变发展方式、提升发展质量、改善社会民生、建设生态文明的总体要求,体现区域发展的阶段特征,突出指标体系的导向作用,建立一套导向明确、指标科学、分类指导、行之有效的评价体系。
另外,建立指标体系,还要结合数据可得性,指标的可行性,遵循以下原则:
1.科学性与可行性。评价指标体系做到指标选取科学、权重设置合理、评价方法有所创新,符合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同时,要充分考虑指标的代表性和动态性,兼顾统计资料的可获取性,使指标可采集、可量化。
2.系统性与层次性。环境资源、经济科技、人口社会系统是一个复杂的巨系统,它由不同层次、不同要素组成。指标体系既要客观地反映系统发展的状态,又要避免指标之间的重叠。
3.代表性与可比性。所谓代表性,是指各评价指标在其适用范围内应具有充分的代表性。所谓可比性,是指各考核指标应能进行横向、纵向比较,具有区域间的可比性和历史可比性。
4.稳定性与前瞻性。评价指标需要有相对的稳定性,才能保持客观连续性,但同时要有前瞻性。一方面,各评价指标应具有时代特征,能充分体现这一进程的方向和目标。另一方面,评价指标体系应具有一定阶段的稳定性。
(二)指标体系
根据上述思路和原则,课题设置了经济发展、资源利用及效率、生态环境保障、社会和谐发展4类大指标,30个具体指标(见表1)。
1:城市科学发展指标体系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指标范围 指标性质
经济发展 人均GDP
人均财政收入
居民可支配收入
人均GDP增长率
人均财政收入增长率
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率
二、三产业的比重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正向
正向
正向
正向
正向
正向
正向
资源利用效率 万元GDP耗电量
万元GDP耗水量GDP
万元GDP占地GDP
万元GDP耗电下降率
万元GDP耗水下降率
万元GDP占建设用地下降率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逆向
逆向
逆向
正向
正向
正向
生态环境保护 城市污水处理率
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
空气中可吸入颗粒物(PM10)含量
空气中二氧化硫含量
空气质量优质率
建成区绿化覆盖率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正向
正向
逆向
逆向
正向
正向
社会和谐发展 人均财政支出
人均社保支出
万人病床数
人均公共医疗卫生支出
人均教育费支出
人均住房面积
人均公共绿地面积
万人公交车辆拥有量
用水普及率
用气普及率
人均道路面积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市辖区
正向
正向
正向
正向
正向
正向
正向
正向
正向
正向
正向
 
二、评价方法及数据来源
科学发展指标体系评价是一系列多指标、多维度的评价。过去多指标体系评价常采用人为平均加权计算,各指标的权重受人为因素影响较大。目前多指标评价,国内学界用得较多是主成分分析法或因子分析法,也有用层次分析方法对样本进行分类评价。本文采用主成分分析法进行评价。主成分分析法是利用降维的思想,把多指标转化为少数几个综合指标的多元统计分析方法(见图1)。同时,新的综合指标保留了原始指标的主要信息。在进行主成分综合评价中,通常的做法是挑选前几个方差较大的主成分,对它们进行加权,合成综合评价值。
 
\
图1:多指标评价机理
 

本文所用的数据主要来源于2006年~2016年《安徽省统计年鉴》或根据年鉴数据整理形成的。文中用到数据是仅指城市辖区数据,不含县的统计数据。
三、结论
(一)安徽城市科学发展评价结果
根据上述主成分计算各城市科学发展各项指数(表2)如下:。
 
2:安徽“十二五”各城市科学发展指数
城市 总指数 分指数
科学发展
指数
排名 经济发展
指数
排名 资源利用
效率指数
排名 生态环境
保护指数
排名 社会和谐
发展指数
排名
合肥市 100.00 1 100.00 1 80.15 4 55.79 7 98.02 3
淮北市 63.92 10 64.76 9 71.34 7 50.74 13 63.90 10
亳州市 51.32 13 41.54 15 46.20 13 44.42 15 52.72 12
宿州市 60.26 12 42.69 14 91.57 2 55.02 9 47.12 14
蚌埠市 68.35 8 69.25 6 74.16 6 47.36 14 71.95 9
阜阳市 44.31 15 48.85 13 40.00 16 51.38 12 40.00 16
淮南市 40.00 16 62.84 10 45.53 14 40.00 16 42.63 15
滁州市 77.89 6 67.53 7 45.18 15 58.41 5 99.81 2
六安市 61.15 11 40.00 16 84.53 3 65.20 3 56.97 11
马鞍山市 69.35 7 90.31 3 56.03 10 55.25 8 76.35 8
芜湖市 81.27 4 84.63 4 67.70 8 54.54 10 85.03 5
宣城市 51.15 14 55.51 12 54.18 11 57.90 6 47.65 13
铜陵市 90.10 2 92.47 2 76.23 5 53.17 11 97.20 4
池州市 81.05 5 60.10 11 100.00 1 75.14 2 84.30 6
安庆市 66.76 9 65.90 8 50.23 12 61.61 4 80.62 7
黄山市 85.00 3 69.46 5 60.94 9 100.00 1 100.00 1
 
 
(二)各项指数“十二五”与“十一五”比较
1、科学发展总指数
 从图2可以看出,“十二五”末科学发展总指数排在前五名的是合肥、铜陵、黄山、芜湖和池州市,“十一五”末科学发展总指数排在前五名的是合肥、马鞍山、铜陵、芜湖和黄山市,马鞍山 “十二五”退出了前五名之外了,“十二五”池州市进出了前五名。“十二五”末科学发展总指数排在六至十一名的为滁州、马鞍山、蚌埠、安庆、淮北、六安,而“十一五”末为滁州、池州、淮北、蚌埠、安庆、淮南。“十二五”末科学发展总指数排在倒数前五名的分别是淮南、阜阳、宣城、亳州和宿州,而“十一五”末为宿州、六安、阜阳、亳州和宣城,排序有很大的不同。
 
\
 
3:安徽各城市科学发展指数“十一五”、“十二五”年排名对比

城市 总指数 分指数





经济发展 资源利用 生态环境 社会和谐




















合肥 1 1 0 1 1 0 1 4 -3 15 7 8 2 3 -1
淮北 8 10 -2 13 9 4 6 7 -1 4 13 -9 8 10 -2
亳州 13 13 0 12 15 -3 3 13 -10 7 15 -8 14 12 2
宿州 16 12 4 16 14 2 16 2 14 12 9 3 13 14 -1
蚌埠 9 8 1 9 6 3 14 6 8 8 14 -6 7 9 -2
阜阳 14 15 -1 14 13 1 7 16 -9 6 12 -6 15 16 -1
淮南 11 16 -5 10 10 0 5 14 -9 9 16 -7 9 15 -6
滁州 6 6 0 7 7 0 9 15 -6 13 5 8 6 2 4
六安 15 11 4 15 16 -1 8 3 5 5 3 2 16 11 5
马鞍山 2 7 -5 2 3 -1 10 10 0 10 8 2 1 8 -7
芜湖 4 4 0 4 4 0 2 8 -6 11 10 1 3 5 -2
宣城 12 14 -2 8 12 -4 15 11 4 3 6 -3 12 13 -1
铜陵 3 2 1 3 2 1 4 5 -1 16 11 5 4 4 0
池州 7 5 2 5 11 -6 11 1 10 2 2 0 10 6 4
安庆 10 9 1 11 8 3 12 12 0 14 4 10 11 7 4
黄山 5 3 2 6 5 1 13 9 4 1 1 0 5 1 4
 
2、经济发展指数
从图3看出,“十二五”末经济发展指数排在前五名的是合肥、铜陵、马鞍山、芜湖和黄山市,“十一五”末经济发展指数排在前五名的是合肥、马鞍山、铜陵、芜湖和池州市,黄山市经济发展指数出现了较大上升,而池州市出现了很大的下降,退出了前五名。 “十二五”末经济发展指数排在倒数前五名的城市为六安、亳州、宿州、阜阳和宣城,而“十一五”末为宿州、六安、阜阳、淮北市和亳州,差别不是太大,淮北市的位次上升,宣城的位次下降。

\
 
3.资源利用效率指数
 “十二五”末资源利用效率发展指数排在前五名的是池州、宿州、六安、合肥和铜陵市(图4),而“十一五”末经济发展指数排在前五名的是合肥、芜湖、亳州、铜陵和淮南,变化较大。 “十二五”末资源利用效率指数排在倒数前五名的城市为阜阳、滁州、淮南、亳州和安庆。而“十一五”末则为宿州、宣城、蚌埠、黄山和安庆,变化也比较大。
 
\
 
 4、生态环境保护指数
“十二五”末生态环境保护指数排在前五位的城市是黄山、池州、六安、安庆和滁州。“十一五”为黄山、池州、宣城、淮北和六安,排序有一定的变化。“十二五”末生态环境保护指数排在倒数前五名的城市分别为淮南、亳州、蚌埠、淮弱和阜阳,而“十一五”为铜陵、合肥、安庆、滁州和宿州,排序变化较大(见图5)。

\
 
5、社会和谐发展指数
“十二五”末生态社会和谐发展指数排在前五位的城市是排在前五名的城市分别为黄山、滁州、合肥、铜陵和合肥市,而“十一五”这5个城市依次为马鞍山、合肥、芜湖、铜陵和黄山市,排序发生了变化,“十二五”芜湖退出前五名,滁州进入前五名。“十二五”末生态社会和谐发展指数排在倒数前五名的是阜阳、淮南、宿州、宣城和亳州市,而“十一五”则为六安、阜阳、亳州、宿州和宣城市,变化不大,大都是欠发达地市(见图6)。
\
 
 
(课题主持人:孙自铎,成员:徐本纯、张谋贵、秦  柳、许 红,执笔:张谋贵)




 
Copyright (c)2006 AnHui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All Right Reserved.
您是本站的第428292位访客 联系电话:0551-3438366(院办公室)0551-3438321(院信息中心)邮箱:ahsky3438321@126.com
版权所有:安徽社会科学院 皖ICP备05001552号